ӭʶٷվӭͶ402198961@qq.com
Ϊҳ | ղرվ
۽ ȷ
ҵ۲
ȵ¼ ̬
Ϣ
ҵ۲ н
ɷ
ȫ ʳƷȫ ̬
ƾ
Ѷ Ƽ֮
Ļҵ
֮ 黭ղ
Ͷ ˷̸
ڵλãҳ > 艺术先锋 >

●大白(散文)

ʱ䣺 2020-03-03 20:10 Դ中国都市新闻网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刘闻冰
 
     它是雪做的,纯白的毛发没有一丝杂色。乌亮的眼睛,有时让灯光映得彤红。美男子,温顺得像姑娘。一年前来我家,它是一只兔子,名叫大白。
     那时,儿子在南方某城谋生,形单影只,举目无亲,与两只兔子为伴。因打算合租,忍痛牧到附近山上。几日后放心不下,返身找到了其中一只,就是它。出一身汗,连夜背回住地。同样因租房原因,前年底设法将共处两年的它送回来。去年秋,儿子离职回家备考,它成了我家三口共同的朋友。
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
     条件比以前改善了,住进书房内一只书桌大的铁笼里。笼子东临墙,南靠桌,西开门,北并放两厕所,下面一扇抽屉式隔板,便于清扫。吃饱喝足后,常常心满意足地趴着或蹲着,或若无其事,或梳理毛发,把自己弄到一尘不染。有时,忽然一倒,四脚齐伸躺下,妻把这叫乖动作,它在表示感谢。后来,妻把笼门打开,它活动范围大了。头几月,到处标记地盘,妻用食物,用大白听话、大白乖、大白是好孩子一类的蜜语引导,终于纠正了它。
     它是个素食家,爱吃包菜、红萝卜、橘子。有时把铁笼擂得乒乓响,得点小食,就平息了。我睡得早,经常第一个起床。听到动静,它兴奋地活跃起来,站在笼边翘首以待。我得马上送一截红萝卜去,趁它进食清洗好厕所,动作迟了,它会掀厕所、甚至乱撒尿以示抗议。
     每天下午五点半、七点半,先后两只小橘子,是它一天中最大的盼望与享受。坐在书房门外小厅沙发垫上,看见我们回来,有时高兴得原地跳起来,然后立即跑向铁笼享口福。要是疏忽了,会跟着走,或衔裤脚提醒。它没钟表,时间观念比谁都强。总会留盏灯,晚上独处时,因为它视力不好,害怕孤独。
     还喜欢吃桂圆、梨、苹果,因为水分多,易变质,有次吃了闹肚子,便不喂了。主食是干草与干粮,水喝得多,煮熟的冷泉水。水瓶挂在铁笼上,嘴是金属的,吮吸时咚咚咚响个不停。喝一次,一两分钟久。晚上,常被它吵醒。久了,听到咚咚咚喝水声,高枕无忧。一晚不响几次,反而不踏实。
     拉尿时,耳朵尖的,能听见细雨落在荷叶上的声响。排便时则听到乌梅落地,一,两,三,妻闲时一边望着它,一边笑着计数。
     有时想出来,将铁笼咬得叮当响,妻不容它,只按时间来,慢慢地它接受了。咬纸壳,撕报纸是它的嗜好,弄碎了有成就感。有的,当了食物。妻把桃、橘、无花果等枝条洗净,晾干,给它磨牙。偶尔也在床、凳、电线上练功,及时发现,吆喝几声,像知错的孩子,它羞涩地溜开了。
     那时,儿子还在南方,它一出来,总是先到他的卧室转一圈,然后再去阳台、厨房、大厅等地方。儿子回来后,它显得特高兴。儿子能抱到它,毕竟相处的日子多些。躺在怀里,像受宠的孩子。有时儿子在洗澡,它就在洗漱间门外等着,不声不响。它也跟我和妻亲近,却轻易不肯抱。哪里都能碰触,除了后脚,它有它的禁区与尊严。我们尊重它,喜欢捏拿它前脚,尤其前脚上弯弯长长、尖尖硬硬的爪子。
     走近,它会把头凑过来,舔舔手指示意,或让擢擢它的脑袋或身子。再把手伸过去,就不理了,除非替它按摩。任由坐多久,它看上去旁若无人。直到真正走开,它半睁眼睛看着,好像希望多陪一阵。它最谨慎,哪怕米粒大一点食物,用舌头接过去,生怕伤着谁。
                 
     与形象不符的,是鼾声。简单,知足,脑子不复杂,爱睡觉,是它一生的修养与特性。睡着了,就打鼾。由于疫情的原因,妻生日那天没买不到蛋糕,一家三口以饭代酒、以碗相碰,它在一旁的木沙发下睡着了。妻笑说,大白的鼾声是最好的礼物。
     偶尔也会来点恶作剧,悄悄溜到身边叼走一只鞋子,或一嘴将递上去的纸壳犁到一边,掀翻垃圾桶看看是否有美味,把竹筛弄倒将自己罩在下面出不来,踮起脚尖将凳子上的白萝卜莴笋头咬几个坑。更多的,是教科书式的通情达理与按部就班。除了进食时由于急促鼻子发出嗯嗯声,从没听到嘴里发声,甚至认为它不会发声。一叫,我家三口的泪水就迸出来了。
     脱毛多,妻每天打扫,它一有时间就舔,爱干净反而害了它。那天晚上,喂什么都不理,勉强吃下几瓣橘子。吃不进食物了,晚上也听不到喝水声了,哪能睡得安稳,心里像藏着一只猫。跑了多家诊所,文不对题,束手无策。开塞露梳通了肠道,积压在胃里的毛发却没法排出。邮路不畅,化毛膏雨后送伞。儿子焦急地趴在地上,试着喂点维生素C、葡萄糖水和果汁。希望奇迹发生,等来的却是心痛。
     三天后的上午十一点半,安静的它忽然大叫一声,从铁笼里冲出来,伏到儿子脚下。儿子蹲下身,抚慰它,轻唤它。饭菜做好了,儿子担心我们受不住,说让它安静一下,独自去了厨房。
     它又尖叫着起身。妻守在边上,喊它,摸它,分担它的惊恐与痛楚。在它弥留之际,我喊了一声它的名字,像忽然见到亲人,它睁开眼睛撕心裂肺地呼叫着向我跃过来,它痛苦,无助,绝望,它把痛苦无助绝望的情绪告诉我,我却毫无办法,除了轻抚与流泪,除了绝望还是绝望。妻的泪水和着安慰:大白乖,大白最听话,大白来生投个好胎。我终于无法忍受,双眼模糊地走了出来。
              
     当我再进去,它安静地躺在地上,乌亮的眼睛睁开着,春寒料峭,雪已成冰,这个温顺的美男子已经睡熟了。妻在旁边念着什么,夺腔而出的泪水打湿忧伤的正午。我把灯熄了,帮它合上眼睛,静静地看着它。儿子早已丢下碗筷,默默注视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在外打拼数年,许多事还在路上,朝夕相处的伙伴却撒手而去,他的滋味只有自知。
     它是一个典型的宅男,来我家后仅有三次出门。前年跟我们回老家过年几天;求医问药几小时;我抱着送它落土却是永别。没几个人认识它,全院子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,它却是我家依依不舍的成员。被安顿在我家西边一棵柚子树旁,兰草花下,它的一举一动仍历历在目,挥之不去。
     一连几天,全家人魂不守舍。儿子宽我们的心:能活到将近四岁,在的时候过得快乐,一家人都喜欢它,这已经是不错的结局了。妻让书房连续几晚亮着灯,说走到哪里都是大白。我安慰她:它将化作兰草与柚树。她问:要多久呢。我说:大概一年吧,到时把头盖骨挖回来做记念。她说:还有爪子,我喜欢大白的爪子。说完,她的泪水就流下来了。是的,那些铁钩一样的爪子,将长时间地勾起全家对大白的回忆。
 

(α༭网站编辑)


    Ȩ:
    1. עԴй ƷȨڶתأעԴйΥߣ׷طΡ


    2. ע ԴXXX(Ƕй) Ʒתý壬תĿڴݸϢͬ۵ͶʵԸ


    3. κελΪйŵݿַϷȨ棬Ӧʱ淴ṩ֤Ϻɣվյļ˺󣬻ȡӦʩ


    4. κΰӡػ;õйرվκݡϢ棬֤ȷԻɿԡûгеʹñվķա


    5. ڼͲԤԭµķжϣûķǷɵʧΡ


    6. ȨҪͬϵģ¿30ڽС


    7. ϵ䣺402198961@qq.com ѸٸӦ

>>

>>

Ƽ

| Ǣ̸ | Ա | Ȩ | ɾʾ | Э | ѯϵͳ |

վԴڻתغѷ,ַȨ,ϵվͷ,ǽ촦,лл! վϢ ñվȨ .Ȩ δɲת վšѶ, ΪصλȨ,δȨ
תעԴΥؾ

ý-
Copyright©2016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йҵϢţ³ICP15006490-1 37050202370536 ɹʣ ִҵ֤ţ13701201010222975
֧֣ϷԳ